高级搜索
语文 > 语文资讯 > 教学天地 > 教学随笔 > 旧课重读系列: 读《逍遥》,话“逍遥”

旧课重读系列: 读《逍遥》,话“逍遥”

点击数:112 次   录入时间:2017/4/19 10:27:00   编辑: zhangwei19910302  

庄子的《逍遥游》,其核心就是“逍遥游”。文章在最后一段对“逍遥游”作如下解释:

“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。”

“逍遥游”是否是我们口头上所说的“自由自在地遨游”的意思呢?不尽然。。

关于“逍遥”二字,旧作“消摇”,郭庆藩《庄子集释》引文云:“消摇者,调畅逸豫之意。夫至理内足,无时不适,止怀应物,何往不通。以斯而游天下,故曰消摇。”是一种闲适自得的心理状态。

细品课文之后,不难发现,“游”主要有两层含义:

1、无限的思维空间。既然摆脱了仁义是非的束缚,思想就可以自由遨游了,庄子称之为“游心”,是超脱功利和现实境遇的神游;

2、自由无碍的心境。“逍遥”之“游”,没有世俗的羁绊,也没有孔子那种不得已而“游”的不平情绪,就可以真正做到无所忌惮,“安时处顺”的畅达,保持淳朴真实的自然心态。摆脱了世俗标准,心理状态成了惟一的尺度,如此自由的心境,人何以能不“逍遥”呢?

实际上,《逍遥游》中的“逍遥游”,是从哲学上来讲的,它指的是一种“无所待”的绝对的精神自由,不同于我们所说的心理状态。

在《逍遥游》中,“逍遥”有多个层次。斥鴳、大鹏和至人,表现了庄子对“游”的三个不同层次的认识:“小知”“有待”和“无穷”。斥鴳之流不知大鹏的九万里的图南之志,朝菌、蟪蛄等“小年”之物不知“大年”,他们虽然也有“决起而飞”“腾跃而上”的快乐之游,但根本无涉于“逍遥”,这是最低层次的“游”。宋荣子、列子都是世人中的佼佼者,可谓超凡脱俗了,但仍未达到逍遥之游,原因就在于“有待”。

而真正的“逍遥游”是彻底的“无待”之“游”,即“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,彼且恶乎待哉?”这才是真正的“无穷”之“游”。

要真真正正地达到逍遥境界,就得“无己”“无功”“无名”。

庄子的“逍遥”,是一种宇宙境界。在现实世界是很难达到的,只能留存于他的哲学世界里。

庄子的“逍遥”论,于现在的我们来说,有一定的意义,我们不说彻底做到“无己”“无功”“无名”,但少些功名利禄的追逐,少些极端的个人主义,多些诗意的生活,多些理想与境界的追求,这是很必要的。

今天读《逍遥游》,可以医治我们在现代文明进程中所出现的精神疲软。这应当是庄子哲学的意义所在。